• 01-16 2021
    宛運
    在這山塬之上何不讓催眠曲響起趁醉,讓我昏昏欲睡睡在遠離紅塵的地坑院讓夢的飛翔在嚦嚦鶯聲處著陸讓一世繁華在古老的地坑院沉淀 一千年,一萬年,究競是多少年是誰的靈感洞穿了黑暗在這山塬之上,裁出了一方藍天讓塞北的風蟄伏不前讓黃河的冷趨向溫暖那飛鳥劃過的弧線可否是一抹彩虹讓地坑院門壁生輝,有了光鮮那云朵,星光,月圓可曾知道在地平線之下,有一顆顆暖心在不停地跳動那是大地的音符為噴薄欲出的紅日發出由衷的點贊 這就是我們的塬上呵祥瑞和苦澀相伴親愛的,你聽過李娜的歌嗎在這塬上風的演說侃侃而言雨的行走步履蹣跚溝溝豁豁寫滿無奈憔悴的底色不用涂抹一部塬上史讀不懂的是長江,讀懂的是黃河可塬上人,跨過溝豁,走向平闊高高在上的生活,深深向下的開拓依舊風花雪月,依舊歲月蹉跎東南風,西北風,都是他們的歌 地坑院,今天我們來了我們都是幸福的我們踏著野火燒不盡的綠草滿心的歡喜無遮無攔我們看見蘋果的笑臉和柿樹的燈盞我們看見湯泉的羞澀和澗河的靦腆我們看見被截圖的夕陽擱淺在塬墚上時光的慣性驅趕著牛羊大地的輝煌不可估量劃時代的作品...
  • 01-16 2021
    宛運
    留金罐, 留銀罐, 不勝留個糊湯罐。西峽民間對于生命,總是用比較低賤的物件來隱喻。具體到一個生命,西峽人認為就是個糊湯罐。西峽某個人遇到突發事件離世,人們就會說:沒想到,呼啦一下,他的糊湯罐就爛了。西峽人喜歡喝糊湯,很多人都是糊湯喂養大的,所以西峽人把生命視為糊湯罐子。西峽人警告某個人,最嚴厲的語言就是:小心著你的糊湯罐。在這一語境中,糊湯罐不是指人的胃部,而是指人的腦袋。糊湯,是玉米黐熬的稀飯。糊湯罐,就是裝稀飯的罐子。糊湯罐爛了,一個生命沒有了裝稀飯的地方,人也就完蛋了。少年時代生活困難,給干活兒的大人送飯,就是一個泥瓦罐子,罐鼻子上拴了一根繩子,里邊裝滿紅薯糊湯和一堆紅薯葉酸菜。大人們抱住糊湯罐子,吃紅薯,喝糊湯,就酸菜。送飯的少年不小心把糊湯罐子弄打了,大人是很不高興的。除了沒有飯吃,主要的是大人們迷信糊湯罐相當于生命,糊湯罐子爛了,人就要注意自己的生命了。西峽農村談論最多的是過往歲月里,村子最有錢的人,都是村子里最不安全的人,都是糊湯罐子最不保險的人。他有金罐子,有銀罐子,大概...
  • 01-16 2021
    宛運
    一條大河,來得好遠,一泊明鏡,又照了誰的紅顏,天鵝的長調,拖來了什么,你的翅膀,載不動我的游船,你曾經的云霄,也不適宜我的浪漫今天,我就輕輕地,輕輕地走近你讓不著邊際的心靈和你一起沉靜像水里的影子,淡泊得無有至景 在這一平如鏡的水面上,我沒有初衷我的愛也不可能抵達你的心靈你的高貴和尊嚴,是一堵墻,我等凡人,靠近不得只有遠遠地,欣賞著,贊美著說不盡心中的疼。...
  • 01-05 2021
    宛運
    沒有多少可以等待的了再往前一點點就翻開新的一頁總結在紙上的甚少甚至不能涵蓋平淡的一時三刻 有人在高處,敲響鐘鳴倒計時的聲音穿過紛飛的雪穿過厚厚的冰層安放到窗臺,劃出不同的曲線 落在桌面上的這些有了歲月的沉重和華美所有的等待都值得此刻綻放的煙火已經遠離了沉重的生活...
  • 12-16 2020
    宛運
    遠方胡楊黑夜棄我于無邊的曠野走不到路的盡頭蟋蟀彈起失意的獨弦木魚空空,敲擊著心頭的千絲萬縷流星劃過天際,濺落一地螢火忽明忽暗,撩撥著記憶 風,翻動流年舊歷往事里的情節,一如綠皮火車在起點和終點擺渡開始和結局一半人生路,跌宕著苦樂悲喜濃稠的苦澀熬成了甘甜的余味困頓的迷途曲折出回紋的詩意高遠的期許曾經云端跌落夢想編織的美麗在執念里沉溺 黎明將至且把昨天走過的平平仄仄濃縮成絕句題寫在明天的開始把歲月的垢積從身上一層層剝離抖一抖輕羽 春天種下的谷,正搖著稻花香等太陽用油彩把我和谷穗染成金色...
  • 12-16 2020
    宛運
    塵埃里拔出的魂在白云之上重塑新生 紛紛揚揚的玉蝶兒來自遙遠星空么?每一片輕羽都沾滿了星光的碎屑蒼穹之下銀閃閃、亮晶晶 行走在白皚皚曠野,心境和天地一樣不染纖塵沉醉于自然的靜謐、孤獨的澹寧光禿禿的枝椏交錯著黑白木刻的剪影鳥兒在林梢,生動地獨白著贊美詩多么皎潔,多么清澈,多么空靈!那是嬰兒的笑容、青澀的愛情、年輕的夢冰封的靈感之門緩緩打開那里,佛光靜靜照著蓮臺 透過這無垠的溫情覆蓋若隱若現著危險的深淵、欲望的黑洞斑駁的銹跡和灰綠的霉苔攔截一片潔白鋪入心底吧就像生命需要遺忘嚴酷和結痂的傷痛留下人世間的美好珍藏,深愛 梅已在歲暮的轉角燃起火焰燭照蒼茫帶著一往情深,再次穿越北風...
最强牌手直播TV